直播回顾|蔡春美:心理助人者如何陪丧亲者走一段路

本文来自“元助行动”专家系列直播。元助行动,由北京市社会心理工作联合会、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学标准与服务研究委员会、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危机干预专委会、成功之道(北京)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共同主办,天天心理网、1879计划承办。为武汉加油,为助人者赋能!作为心理咨询师的“专业技能加油站”,为全国的咨询师同行提供心理援助的专业资讯和公益培训课程。

 

专家蔡春美,台湾师范大学卫生教育系博士,华人伴侣与家族治疗协会理事,1879计划授课专家。

 

主题圆满未了的亲情,心理助人者如何陪丧亲者走一段路

 

 

我们今天要来进行一个比较严肃一点的课程。一开始在谈这个课程的规划的时候,其实我在想怎么样让生死两相安好,这是我们做为助人工作者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让生的人可以没有遗憾,死的人也可以走得平静。所以我把这个课程题目改成《圆满未了的亲情,心理助人者如何陪丧亲者走一段路》。

 

今天课程的进行方式会跟过去不太一样,也许会严肃许多,也许难过许多,我想现在全世界,大概好几个国家,好多的家庭正在受着这样子的苦。我们慢慢来谈谈,看心理志愿者如何来做丧亲的这一部分。

 

我们把它放成丧亲辅导,是因为我在想心理助人工作者这个时候能够做的是什么?能不能至少先陪丧亲者走一段路,我们先把今天课程的定位在这边。

 

首先我们来看看为什么要谈这样的主题,从开始发生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的事件以来,到现在整整一个月过去了,我们面临到好多的恐惧,害怕,焦虑等等。该有一个话题,一个对于死亡的话题,来谈谈在这件事件当中死亡患者的亲友到底该怎么办?

 

死亡到底带来了什么?是悲伤。所以我把今天的焦点放在悲伤辅导的部分。这个课程的设计,我会把它定位在心理助人者,所以心理工作者,如果过去已经学了好多心理助人的知识技能,我们如何应用这些过去学过的理论来做伤心的辅导,到底怎么做,然后要注意的一些资料,我会提供给大家,我们最后会有点时间,可以做双向的沟通跟讨论。

 

首先我们来聊一聊,我不知道各位不知道红楼梦有一句话,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其实这一次发生的事情太突然,如果这个死亡没有被我们社会所认可,我们的悲伤真的很不容易被社会所接纳。

 

在面对死亡这件事情的时候,如果是正常,那就是寿终正寝。甚至于台湾民间信仰,只要是高寿的,我们还会用红色、粉红色来写讣文。

 

但是如果说是像这次这些死亡的事件,它真的是太突然,而且不是被社会完完全全接纳的。所以相对来讲,背后的悲伤也就真的很难去接纳了。

 

我们来看这个数据,我统计到最新的数据,这次的事件确诊78,000多人,死亡有2700多人。你想想看这2744人,他们的亲朋好友们又怎么去面对这件事情?还有另一种死亡是不在这2744例内的,还有什么?

 

在医院医疗资源被突然大量占据的时候,一定会有很多人来不及就医,就过世的。其实还有一些不是肺炎,但也在这次疫情当中往生的人。

 

我曾经看到一个报道说他的家人是得到了癌症,必须要拿一些化疗的药物,可是他们想,到了医院去的时候,万一被感染怎么办?以至于他不是新型冠状的肺炎,而是其他的疾病,肺癌,就不敢去医院了。就在这过的时候他就过世了,家人都很悲伤,也许认为本来可以在医院好好治疗,而且可以有蛮好的治疗效果,可是现在却没办法,这个的悲伤,谁来帮忙?

 

其实还有这次事件里面看到这些悲伤新闻的人,我这边放了一张图,我不晓得大家知不知道这个消息,这是一个女孩子,她正哭喊着她的妈妈,妈妈过世了,就在救护车上,车子开了,然后她在后面追着喊妈妈。我在台湾看到这则新闻也好难过,心里想这时候谁来帮帮她。

 

我想作为工作者有很多都有替代创伤。看到这些悲伤新闻的人,也跟着难过起来,其实你自己也非常需要好好去做一些处理跟调解。这一类都是我们在这课程里面很在乎、值得去做探讨的话题。

 

有爱就会有失去,失去就会有失落,有失落就会有悲伤,每个人都要去面对悲伤的,而这些悲伤,我们会有机会碰到,但是却无法预期它什么时候会出现?甚至于我们也没办法预期如果身边这个人不在了,那将来生活怎么过?

 

在这个时候的悲伤其实是因人而异的,怎么说?我这一把它分成了五个部分。

 

比方第一个因角色关系不同而有不同。我想针对各位来讨论一件事情,就是说这次的疫情里面过世的,如果说是一般的民众,跟医生跟护士过世有没有不一样?其实有蛮大的不一样的,如果是医疗人员过世,我们会更害怕的是连医疗人员都会过世,我们会不会有危险!我们会更多的猜测跟担心。

 

相对来讲,第一线的防疫人员,在现场帮人们做检体的这些人。他们如果在这个时候过世了,他的家属跟朋友会有多么的伤心。 

 

我记得在台湾的非典肺炎也就是SARS的时候,我们有医生跟护理人员在这次事件中过逝了。这件事情家属反馈出来就是,没错,医生跟护士救人这是你们的天命,你一定要去做这件事情,但是做这件事情之后,人命都没了,要怎么办?防疫人员甚至于是住院病患的家属,当然也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受影响人群里面;这些人他们的家属跟朋友们;包括不是这些住院病人的家属跟朋友;包括像我们看到这些的时候,哀伤也是不太一样?

 

再来就是发生的情境会不一样,这情景是指什么?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医院,在医院过世的,还是在家里面过世的,还是说还来不及到医院,从家里出门了不到医院,在街上过世了。家属在面对这三种状况发生地点的时候,哀伤也会不一样。

 

还有发生这事的时候有没有未完成事件,如果我正要出去买一个便当回来给你吃,结果过世了,当时家属就会有想法,我干嘛让你出去帮我买东西,是不是我害死你的,像这种心情就会出现。

 

接下来是预期的还是非预期,也就是说你对死亡这件事有预期大概会发生,因为他已经病了一段时间了,已经住院了,已经感染上了,可能开始要准备死亡这件事情了。可是如果昨天还跟你讲话,人还好好的,今天发烧,然后就走了。这件事没有被预期,当然悲伤就比较大。

 

跟死者原来的关系,我们作为心理助人者,我自己是做家庭工作很长时间,就很在意的是这件事情。原来的关系什么?原来的关系怎么样?如果我跟往生的人原来的关系非常的好,是很紧密的;或者是我跟他是很疏离的,不太讲话的;或者是其实我很在乎他,但是我很讨厌他管我;或者我离不开他,但是我又觉得我需要独立,爱恨交加的;或者是我生活当中没了他,就没有手脚了。像这样原来的关系不一样的时候,他的过世对于这个家族来讲,悲伤也会不一样。

 

死亡的原因,如果说是其他的疾病过世的,或者是是癌症过世的,或者即便是车祸过世的。当死亡带进去恐惧跟愤怒的元素的时候,这时候悲伤会非常的不一样。

 

在这个事件当中,事发太突然了,我们都有恐惧,甚至发现好多事情跟我们以前想象的不一样,甚至我们有产生很多愤怒,这些原因都会让悲伤不同。

 

再就是往生者的状态,如果往生者还是很年轻的,跟他已经很老了,当然每一个生命都是非常宝贵,可是往生者状态不同,亲属在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就会有不一样悲伤的历程。原本是健康的,还是他本来就已经有些疾病,现在才过世,这个也很不一样。

 

为什么要谈这前面谈这五个内容(后面还有两个),也就是心理志愿工作者,当有一个人打电话过来,跟你讨论悲伤事件的时候,请你脑筋开始去做这些评估,你就要想他跟死者的关系怎么样,你肯定要问这些事情,所以我在前面就先把评估的点先跟各位谈。

 

再来还有两个评估的点要谈,一是丧亲者在死者死亡后的状况,除了死亡很可能失去其他的。本来家里都是死者在赚钱的,他死亡之后谁来赚钱,或者是可能他死亡了之后,遗产的继承,接下来孩子们的监护问题等等,其实有好多生命当中的事件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也跟着没了,它这个意义就很不一样。

 

再来我觉得在这边有个很重要的东西叫说再见的仪式。为什么会有告别式?我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好好仔细想过这个话题,人为什么要告别式?台湾有一部电影叫作《父后七日》,它里面在讲他爸爸过世7日了之后,全家人非常忙碌,在忙着送他告别式的事情,要准备什么祭品。可是7天过了之后,把告别事全部办完了,把往生者就是这位爸爸送走之后,他非常才出现悲伤。

 

拿这个话题来讲,我们到底有没有一个可以跟过世的人说再见的仪式?或者是在他要走的时候,去握住他的手说再见。这件事情也会对悲伤产生影响。我自己在做家庭治疗的时候,蛮多的人都会跟我讲说,我的父亲在走的时候,我来不及跟他说最后一句话,会有很长久的遗憾。我想我们大家都很能体会到这种酸跟痛。

 

还有身边人的态度,如果有人死了,我看到这个人的死开始掉眼泪,旁边有人对着我说,他死很应该,你哭什么,这个时候我的悲伤会不一样;或不准我掉眼泪;或者是旁边人说他死得好,类似像这些东西都会影响到我们的悲伤。

 

这边再跟各位聊一个话题,这个叫往生者过去对于死亡的信念,如果往生者过去在跟你闲聊的时候,他谈到要死之前会怎么样,他于此的看法是什么。如果是泰然的,悲伤就不会这么大。

 

我就举我爸爸的例子好了。我爸爸在过世之前,常跟我说,春美,我病了,想办法,如果有任何的药物,有任何可以救我,我都愿意冒险,都很勇敢去接受治疗,打针吃药都愿意,但是如果一旦我不行的时候,你们千万不能留我,你一定要让我走,不可以给我插管,不可以给我做一些心外的急救,都不行。

 

当我爸在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哭得很惨,觉得是在跟我交代后事。可是当他最后要走的时候,我可以跟各位说,我爸爸当时教给我很大的生命智慧,他告诉我这样是人生的圆满,所以最后就不折腾。我爸之前教过我这些,所以对我现在来讲,我知道他是生前是什么态度。

 

可是像在这一次的疫情里面,有好多都是突然被发现被确诊,然后就被送到医院去。其实蛮多人可能在这个时候连见一面都难,甚至于到最后,也很难好好地去说一句话,这部分是辛苦的,这份痛是蛮累的。

 

这都是在我们接到个案的时候,你必须要先问到的一些相关的资讯,再来就是他自己过去的经验,如果今天这个人过去有面临好几次这种悲伤的事件,或者他其实每次都可以把这悲伤事情处理得很好,当然这件事情对他来讲,悲伤就会少一点。

 

还有人格,有些人的人格是非常的开朗的,兵来将挡水水来土掩这样子的,可是也有一些人,一碰到挫折进来,就开始觉得人生完蛋了,都毁灭了,就往下沉。所以这些也是他的压力状况。

 

再来年龄,各位想想看,我们是中生代,如果今天死掉是孩子,老一辈人的难受,跟我们这一代人死掉,老年人们的难受,还有我们死掉了,小孩子的难受,每一种都不太一样。所以幼年、中年跟老年,我们在一开始接案的时候要评估到这个东西。

 

还有这个来找你的人,平常面对压力事件的时候是怎么样处理的,我想这个是要先去评估跟问到的。也就是说有些人本来在这些事情的出现的时候,会好找朋友聊聊,或者是找咨询师聊聊,很好地处理;可是有一些人面对压力或者困难的时候,他就躲起来了,就不要讲话,表面开开心心,会说,很好,没事,什么都很好,不要再跟我讲什么,都是小事。如果他这样的话,其实是把悲伤压制掉的。这样的行为状态,我们也要先评估到。

 

我想在线上问朋友们,知不知道你自己对于生死的信念是什么?你要先去弄清楚这些,如果对于生死也是豁达的,今天面临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就比较豁达一点。

 

什么是哀伤?

 

这边我要跟各位聊一聊一些关于哀伤的话题。什么是哀伤?哀伤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我想各位在线上的朋友,你也可以听听看,跟你所面临到的经验是不是一样。我觉得一个亲人过世是第一个失去的是生活的稳定。我本来都有人帮我买菜、煮饭,现在他走掉了,赚钱的人走掉了,整个生活开始不够稳定。

 

这一次生病的人送到医院去,活着的人,在家里面,必须要做居家隔离。在出不去的时候,病人已经在医院过世了。我光想到这个就会觉得很心酸很痛,等到处理完后事,接下来怎么办?目前我们大家都处在这个状况,我想这个会让感触更深。

 

还有就是依恋,在悲伤辅导的时候,我们也很在乎关系。我生命中一个人的爱,就这么看不见了。这是我自己的例子,我以前有养一条狗,在它过世的之前很想吃水果,我就把水果切得碎碎的,放在手上,然后我坐着看电视,就把手往下放,它就过来在我手上吃水果。然后过去了一个礼拜后,差不多10天后,那天我又在看电视,习惯就把水果再捏捏贴在手上,就往下放,它没来,我突然大哭出来,我才知道原来我身上就有这样子一个很简单的依附关系。我刚举的是狗的例子,如果是人,我每天回到家就煮一桌饭,等他回来吃,他没回来了,你看那个情况真的是很酸很痛的。

 

还有再来跟往生者对应的角色互动,这指的是什么意思?这指的是有夫才有妻。在我家的妻子,她走了,我叫做什么?在关系里面,因为这个而来的角色的位置,我爸爸在我家,我是女儿,等我爸爸不在了,那这个时候我就没有了父女关系,像这样的角色对应其实蛮多的。对应最常见就是男女朋友、夫妻或者是说手足像这样的关系。

 

还有人生意义跟生命的意义,人生目标跟生命意义,这指的是什么?有些人会觉得我为了他活的,所以我一定我要活下来;有些人就会认为说这一切都是要为他而努力的。他走了,我还剩下什么?

 

还有自我价值的稳定,就是有他,我自己就会很完整,我很珍惜我生命当中有他的时间,这些都是生命自我价值的意义。还包括信任,其实我想亲人过世也会失去很多的信任,信任指的是什么?我们对于人性、对于社会、对于医疗,这都是我们的信任,当然我觉得最重要一件事就是对人生的信念。有人告诉我,我觉得我人生活着就是让我爸爸有面子,他现在走了,你觉得我还要剩下什么呢?

 

既然失去了这一个对我来说人生最大的信念,如果这个人活着或是面对一些事情,觉得我人生可以控制,还有控制感那就好。你会发现有些人是没办法控制事情的,所以这个是信任失去之后让我们失去的东西。

 

接下我们来聊聊,那什么是悲伤。悲伤指的是什么?就是我们面对失落的时候的身心灵震荡反应,所以在这边来讲一件事情,碰到这样的状况,你一定会身心灵都会有一些反应的,因为你是人,但要注意它是持续的,不会你哭一次它就没了。 

 

我可能会哭,但是哭很久的话真的就有持续性的意义了,而且请注意哭是自然可预期的反应,悲伤是有反应,而且是可预期的。其实是跟个人过去经验知觉有关,我们刚才也提到过,我们评估的时候要知道对方对悲伤的概念是什么。

 

所以接下来我们就可以来聊一件事情了,悲伤的反应,我简单的跟各位提一下,这不是重点。

 

人碰到悲伤的时候,一定会出现这些反应的。感觉也好、生理也好、认知也好、行为也好,当然就是我们最常听到的就是很悲伤,感觉是很悲伤、愤怒、沮丧、罪恶、恐惧等等。好多生理的部分,其实我觉得请各位都会注意到,有一些人有非常多的生理表现,特别会出现什么:他对声音非常敏感,就跟你说,我觉得听到下雨的声音,好像那种对感官声音会特别的敏感;常觉得胸口闷;然后没有办法睡觉,失眠;不想动;食欲降低;或者是拼命吃东西,这些都是悲伤的反应。

 

然后认知,当然我觉得也蛮常见,就开始一直很执着,对于往生者的思念,脑中一片空白,他就会一直跟你讲,你就是要弄懂这些到底发生什么事。一天讲两天两三天想一直跟你讲,它真的蛮难弄懂的;或者是他责怪自己怪他人;有人会想,不要想就好了。其实我想人生很多事情不是不要想就可以解决的,当然最明显我们可以看得见的哭、然后就把自己躲起来,不愿意跟任何人说话,跟你社交的一些反应,心不在焉、然后是故意的发脾气、责骂。

 

还有我觉得在行为部分请各位注意一个,我还蛮常见,很多老人家在他的小孩子过世之后,如果是在40岁、50岁过世,老人家差不多应该在60、70岁。这时候孩子出现情况后,这些老人家常会出现一种状况,在我面前永远不要再提起死掉的那个人。不提往生者这个时候其实是怕触景生情,听到会难过,可是相对来讲这是一种悲伤反应,这是他面对悲伤的处理方式。

 

再来就是珍藏,希望把他的遗物留在身边,所以我想这一个仪式很重要,至少你可以陪着丧亲者去找到一个往生者的东西,一个遗物可以留在身边。这些意义的传承,还包括有些人这个时候特别会往宗教方向去,寻求宗教灵性的关怀,还有宗教意义。当然对我们来说一定要赶快积极处理的,比如说有自杀的意念,抑郁症,然后就是喝酒,使用一些药物成瘾的药物,这些都是要注意的。

 

这个时候失常往往还蛮正常的。

 

有人哭得很惨,你就跟他说不要哭了,哭什么用,就把他所有的情感被压抑掉了。所以在这个时候,你的想象世界跟真实世界突然间因为发生一件事情,你都想想不清楚怎么会这样,这个时候想象世界跟真实世界的分裂,其实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

 

大概会持续多久?原则上来说,半年到一年都有可能,我想这个时候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给他非常好的支持性的介入。特别是比较大一点的悲伤反应,过与不及都是我们各位心理工作者需要特别去注意的。

 

首先太长了,他可以哭很久,难过很久,超过一年两年以上;或者太快,现在大哭好,好了,不会再哭了,我不会再为流一滴眼泪了;或者说现在都没事,就过了一段时间,三天四天,一个礼拜之后大哭,这也是值得要关怀的部分;还有过度的反应,过度的反差,一下哭一下又好了;明明是很悲伤的事件,他是笑着讲的,这个的话就特别需要注意;还有特定情境就是,他特别在黄昏的时候才哭,或者是他特别在跟谁讲话,看到谁的时候就有特别的行为反应,到这边的时候我们就称之为复杂性的悲伤。

 

悲伤是正常的,过度了或过久了或压抑掉了,这才叫做创伤。我们最大目的是什么?把他的这些僵化的悲伤转变,把它流动,然后更完整,这是我们最大的目标。

 

我们想一件事情好了,你们各位想想看,小孩子,先在不小心跌倒了,或者想买一个东西不给TA,身边最喜欢的一个宠物过世了,你自己想想看,在你小的时候,当你在哭的时候,大人他会讲什么?不准哭,或者是说当你很想发脾气的时候,会说,你再这样试试看,我数到三。那是上这些东西都会孩子们学到一件事情,是我有悲伤,我有情绪是不可以的。就在这次面临到这样子悲伤事件的时候,甚至就会把悲伤压抑掉了,这个人就僵化了。

 

所以要让他脱离僵化,让他哭,让它流动,然后让他心里的悲伤出来,出来了之后才有疏导的可能性,所以让他的情绪流动会让这个人更完整。

 

接下来这一边有很多的咨商理论,我这边大概就会谈得比较快一点点好,因为不见得你每个理论都学习到,我大概跟各位稍微来谈一下。

 

咨商的理论学派,有心理动力学派,有经验取向学派、认知行为学派,家族治疗的学派跟后现代取向等等。要看你学的是哪一个,我知道在中国大陆这边蛮多人学精神分析,也有些人学完形好格式塔,也有人学理情治疗,我知道蛮多人在学催眠、焦点解决,你学的东西应用在个案身上,可以怎么运用呢?

 

首先心理动力取向,就是我们所谓的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派,阿德勒或荣格这一边,请注意这一群学派本身很在乎的是对往生者的依恋,所以我们就要做一些事情,透过情绪的宣泄,让他跟依附对象分离,能够好好的说再见。你是学这个学派,用这个学派的角度来做这件事情,要知道早期的经验是被压抑到潜意识之下的,所以去找到他早期的时候,对这个人到底有多少的罪恶感或者愤怒,把伤心者的移情反应视为重要的处理议题。

 

你要知道精神分析其实很在乎的是移情跟反移情,也就是他在往生者过世之后,心里头到底是移情些什么?丧亲者和过世的人,他们之间的纠葛、需求情节是什么?于请注意这里梦境分析很重要,不管你是学哪个学派,当你在跟丧亲者谈的时候,他通常都会跟你提到我最近又梦到他了,我最近在想他了。

 

我记得我自己的话是我的一个老师过世。后来我的工作上面碰到一些困难,我就是想怎么办?等到我碰到困难了,我竟然梦到他,我知道他已经过去了。我还在梦里问说,你现在过得好吗?他笑笑跟我说很好,我说我生活上面有些困难,我很想听听你的意见。他说,好,可以,来来,可以。就因为这个我是笑着醒的。像这个东西我都把它写下来,其实它的目的是什么?在我心里头对这位老师的一些连接,我还很希望得到有人帮忙,而在梦里能给我些力量。

 

所以各位如果你们再跟丧亲者谈的时候,说到梦的这个东西,你要好好去听他的梦里的任何一个含义,这个很重要,梦里面很多的想法,其实就是潜意识的展现,所以你要好好去问,他梦见什么?

 

再来往下走。认知行为学派,当然我们脑筋怎么想,然后就开始可能会出现一些什么态度跟情绪,会出现什么样的行为,所以它基本上认为人是很理性的动物。所以我认真做一些调整,情绪做一些宣泄,行为做一些支持跟一点点改变,这个人就会有一些心理的疏解。我想各位应该最常听到的,叫系统减敏法,或者是增强法。他做对这件事情我就给一点好处,做错了,当然觉得拿掉他身边的一些好处等等。

 

减敏感就是,其实我很怕看见什么,然后慢慢东西在我生命中越来越多。各位可以怎么做,我知道线上蛮多朋友你们在做催眠的,所以催眠是好东西,所以这个时候你可以开始跟他谈,让他放松,用放松的训练、引导影响,这个是好的。当然你把人催眠,在催眠的过程里面,暗加一点点正向的东西给他,让他醒来的时候是非常舒服的,我想这个东西很重要要做的。

 

这边有几个步骤,这6个步骤各位要记得,首先是让当事人好好去说这个他一些事情;听完之后你就教育他有关于悲伤的讯息,悲伤非常是正常的,这东西还真是蛮正常的反应的;慢慢进一步理解,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你内在的的担忧是什么;再讨论正向跟负向情绪,看他生命当中所碰到的一些难关是什么?引导式的想象,你好像还有一些话没有谈,你可以带他,引导他去想象,在那个场景里面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第五要做的事情是什么?象征性的仪式跟死者告别。

 

曾经我朋友告诉我说,他一个很重要的朋友出国旅游,他知道朋友坐飞机,然后跟朋友说,你上飞机的时候,能不能拍飞机上面的云?我很喜欢看天上的云,你可以拍给我吗?然后那个朋友就说,好,我搭飞机的时候就拍一下,然后朋友在空难里面过世了。所有东西都没有了,朋友过世了。

 

我记得就当时来找我,他讲这段时候好痛苦。等他全部说完之后我就站起来,那天天气刚好很好,我带他到了办公室的一个窗子前面,可以看到那天的云很特别,整个天上的云是不动的,就像棉花糖在一块一块,就像鱼鳞片这样,都不动这样子。然后我就语音一下,我跟他说哪一块?然后他说什么意思?你不是说要帮你拍云朵吗?你看现在有这么多块,说是哪一块?他就哭了。

 

他说我每次看到语音都会想起他。我说那太好了,下次看到语音的时候,你就喊他的名字,然后再看看,仔细的看看天上的云,画下来也好,记到脑子里也好,如果你有相机手机把拍下来都好。这是我在带他干嘛,带他创造意识,他每做一次,就叫他好好说声再见。

 

现在有一段时间了,我们没有见面,可是在他真的这样照做了一段时间。他说每次看到有云的时候就笑了,他在想你站着哪块。创造仪式跟死者告别很重要。

 

我想到科比的太太。她在那科比的告别式上讲了一句话,说你在天上照顾我们的另外一个小女儿,我在这边照顾三个小女儿,我们将来会有再见的那一天。这句话其实在建构一个未来。真的是很感人的,其实我觉得人很多时候现阶段很难说,我们可以把希望积累到未来去。这是认知行为。

 

经验取向,我们所谓的罗杰斯的人本主义,存在主义、格式塔。像这一些都非常常见。无条件的关怀,深度同理心反应,真诚一致,也就是说不管他说什么都好好的听,这个时候你的态度是最重要的,所以你去接纳他,甚至于接纳自己的情绪。相对来讲,你要帮他对意义的找寻,对往生者的意义的找寻。

 

这句话什么意思?这件事情的过后,对我们来说,这个意义是什么?你要去帮他找出来。我很常用的一句话,如果人生是一本书,一个小说、一部电影、一张照片,你觉得电影的照片在讲的是什么?我想我都会来访者谈这样的话,甚至人有需要去面对内在的死亡焦虑。我好奇的问线上的朋友,你怕死吗?想过哪一天死亡发生在你身上的时候,那个是什么感受?你们这个东西你准备好去面对了吗?

 

像这个人真有需要去了解一个面对死亡的焦虑的,所以你得把自己的焦虑安好,然后带着这个去交流,就带着这样子的经验去听对方,你的焦虑是什么?帮他安好,让他听懂背后的焦虑是什么?这是意义治疗法。

 

我记得我有个朋友,大学毕业当兵回来后已经赚到了大概是这台币的1000万,大概是人民币200万。

 

我们全部人都觉得我的同学有人是富翁讲这段故事,可是他突然车祸就过去了,过世的时候我们到他家里面去,我们大家都非常的悲伤,我非常佩服他的爸爸,他的爸爸就就跟我们说,我替我的儿子觉得很骄傲,他身边有这群好朋友,在他过世的时候,你们大家来送他一程,他人生这样活得很有意义了。第二句话是,他走了,他的存款都留下给我们了。他之前还买了房,买了车,当时买房跟买车的时候,他的车子跟那房子的所有权人,一个是爸爸,一个是妈妈。然后他说儿子死的时候,他们才发现才知道这件事情,他就说原来孩子是来报恩的。

 

寻找意义我觉得是对悲伤辅导很重要的一件事,那么你带着来访者去探寻,这件事情的意义是什么?

 

我想还是最重要一件事情,把焦点放在当下,表达完整的情绪,让他好好的同理,真诚的去了解它背后的意义,帮他找到甚至于探索他未完成事件,是不是有来不及说再见,是不是来不及在生命当中做什么事情,去探索是哪一件事情还没有做,哪一句话还没有说的。应该怎么做我在最后会告诉大家。

 

第四,家庭治疗取向。辅导理论有相当多在就是教你治疗,当然我们谈的就是家庭系统的故事影响到全家,人受到个人跟环境脉络互动的影响,而产生其思考跟感受行为。所以家里一个人死了,绝对止身边那个人,全家都会受到影响,所以如果有人死亡,家庭就会被剥夺掉一个重要的角色,所以家庭一定会进入混乱。你可以问问看家庭,当这个情况发生之后他们家的家人的平常的吃饭的时间、吃饭的场合、吃饭的现象有没有发生不一样?

 

他们全家板一搭一坐下来,结果那个位置空了一张椅子,感受和心情是很不一样的。有些家庭是不能谈,像我刚刚说的也这样子,完全不谈过世的事件。如果做介入治疗,我们是会谈论死亡。

 

不过这里有一件事情,台湾有这个现象,我想中国大陆应该也有,我们华人社会都有这个现象,有些家长会过度保护某些人,我们还蛮常见的那种譬如说30岁、20岁过世的人,他的爷爷奶奶七八十岁,每天都问小孩在哪里,怎么这么久没回来?你看他的五六十岁的爸爸妈妈怎么回答。都说没有,他出国了。事情就过去了,所以像这种事后被知道的,老人就会非常的难受。

 

我常常在想家里真的没有秘密吗?你们可以思考一下这个话题,所以如果以家庭治疗的来说,我们通常都会希望能够协助家庭成员重新去重组他们整个家庭结构功能等等。也要评估整个家庭受到死亡事件影响多大,这个都是比较评估层面的部分。

 

再来当然就是后现代,后现代我们大家提到焦点解决,我知道还蛮多人学焦点解决的。还有语言,我们本身故事中的语言会碰撞出不同的意义,所以说有多少说故事人就有多少种意义的故事。

 

后现代主义就让个案好好说,然后去把这个话题谈清楚。协助丧亲者就他所在社会或人生的生活情境,讨论伤心的意义,它整个的意义是什么?最后这句话很重要:借由与听故事的人相互交流,而产生与他同在的感受,可以减少孤单。最重要特别强调就是我们能够帮助他们好好地说,在生命的当中,就为他们自己的生命去选择故事,你讲是一个版本,我们可不可以来看看这个故事当中这个版本它带来的意义是什么?找到不同的说故事方式、角度,得到不同的故事的意义、更深的内涵,我想在后现代里面是还蛮常用这个做法的。

 

这里有回到我们把前面刚刚有谈到的部分,我们先做一些些整理,首先请你一定要记得做评估,这个评估是什么?如果他打电话来,这个人打电话跟你说我是这次新冠肺炎事件的人,我的家人死于这件事情了。你记一下,这里就像是一个我们那种核对表,你都要问到这个人死亡的时候,是什么原因?几岁?平常健康状态是什么?一定要问他的角色功能是什么?如果讲他是我们家的支柱,你就知道,这个人的意义非常的重大了。

 

再来,如果丧亲者就是当事者这个人,你就要问到,你平常在你之前跟他的关系怎么样?你们之间非常的黏很靠近,还是你之间常常有一些爱恨纠结,像这样子的话,你要先问他,关系是什么?

 

原来的关系,就是你们之间有冲突,还是你非常亲密,还是老死不相往来,这种当然也是有,但悲伤情况就会不一样,我们前面也提到过了。还有丧亲者对于死亡的概念就是信念是什么?我问各位,已经你有没有想过,活着是惩罚还是死掉是惩罚?活着是奖赏,还是死掉是奖赏?我好像问了很哲学的题目,这个都是死亡的信念。如果他说死亡是解脱了,所以也许在这方面压力就会小很多。

 

或者是说的他自己过去面对死亡的经验是什么?如果以前碰到死亡,人家告诉他说不准哭,不准闹,你躲起来你给我到旁边去,这样就觉得这个是不能谈的。但是如果他以前在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我身边有很多支持者陪着我度过悲伤的过程,我处理悲伤的经验是比较正向的。

 

悲伤的反应,你肯定要问他,你他现在在出现什么样的现象?在情感上面还是是在认知上面,还在行为上面,哪个层面有一些症状,特别去仔细去看它持续多久?它哭了一年以上了,还是只是两个月还是一天。有没有特定的什么场合号,或者是说身体有些什么反应?我想这个都是要去问的。

 

还有有没有重大创伤压力症候群?这指的是什么?我想这次事情跟大地震之间不太一样,这次会发现一个月了,还在听到有人确诊,有人过世,灾难的感觉更长。

 

可是你会发现有一些人,在现在的情况下,满脑子就会出现灾难的画面,然后搞不好会有尸体,会闻到尸臭味,这种反复出现在脑筋里面的,他就不断地做噩梦,甚至于开始把自己关起来,然后哭泣、惊讶,很容易愤怒,甚至更抽离一点,就麻木。这个都是我们的重大创伤。就武汉来说,好几栋大楼,所有民众关在里面,看到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些画面就一直在出现。

 

如果事情过后了,半年了一年了,他还是不断想起这些画面,听到这些声音,这已经进到重大创伤的症候群,假如说这些症状超过一个月,我们都会把定位是重大创伤症候群。请注意一定要转介,要去做更好的一些医疗处置。

 

我们评估了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这里有7件事情,如果这些人来的时候,请你把刚刚那些评估的资料问收集到了。往下一层次来讲,你要去想想看,你不能只停在悲伤当天,悲伤首先是重要的,可是往下一层走的时候你就要开始要好几个目标了。

 

第一个要做的是什么?接受。你现在这些反应都很正常。你现在会开始觉得对很多事情很盲目,我倒是很想知道哪些事情让你这么麻木,麻木带给你的意义是什么?你就可以做往下这样子问,能告诉他这是你的目标,让他接受现在的这些反应是正常的,我再帮他往下再走。

 

再就是让当事人主导自己的哀悼方式,这个好重要,我真的觉得有的时候比如说当跟他在讲一些事情的时候,我心里会很难过。我记得以前我学生在听个案讲完话后,就直接问他说,你怎么没有哭,这件事情好难,你都说很难受,你应该要哭。

 

怎么哭,要怎么表达悲伤,请让当事人自己去主导,他愿意给多少你收多少,他都要哭了,情绪都要上来,你要给他一点主导权,这个很重要。还有,当然就是说对于这些未完成的事件,哪些话没说,哪些事情没做,所以你要带着他好好去完成这些事件。

 

重建他没有往生者的生活,这个人不在了,接下来怎么办?我们要如何去去面对家里面没有这个人,谁能够替代他?这个功能,大家怎样分工,我想整个家庭全部一起来谈这件事,这就很重要了。

 

还有第六,这个事情好重要。往生者在丧亲者心中的位置,假设这是一个非常爱喝酒,酒后就会打人的爸爸,就死在这一次的事件上了。我们要重新去建构他在人家心目当中的位置。当然我们不是在对他所有过去做的事情合理化,一点都不是,而是能不能让他在这个世界里面留一个位置,在心中放一个安稳的位置。家人过世你可以悲伤,你可以一直想念他,但是你要重新去建构这个位置。

 

悲伤辅导最重要的一个目的,让他身心重整,赶快找到原来的生活,好好的过日子。所以怎么进行悲伤,接下来再给我差不大概在几分钟的时间,说一下怎么样进行一个丧亲的辅导。

 

请你帮着他找到一个很安全的空间,好好地哭,好好地说,好让TA可以很安全的表达,想要去说一些什么,他怎么样都行,它是一个安全的空间,不会吓到别人。再就是可以的话,避免看相关的画面跟新闻。最近的这样的新闻很多,因为一直出现这样的画面就很容易加深重大创伤症候群的症状,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先暂时避掉这些新闻,再来让身体说话,想哭就哭。

 

我记得有一次我在跟个案说话,在谈悲伤经验的时候,他忽然跟我说,春美,我的右手不能动。我吓一跳,说怎么了,为什么右手突然不能动,他对我说右手完全抬不起来。

 

你知道哪天出现这种情况吗?他跟我说小的时候,他的家人冲出门口,然后突然被车子撞死了!他本来是想要用右手去拉住家人,把他拖回来,但是有个声音说不要拖,事情就这么发生了,然后他说那天右手怎么都举不起来?

 

我就说那是你的遗憾是吗?你很希望能够去握住他,可能却来不及。他说对,大哭了一场。然后就说你把你手抬起来往前挥拳,一直挥一直哭一直叫,然后挥完开始说,我的身体就一直在告诉我,这样的悲伤移到身上留了这么久。你一定要带着来访者好好去觉察身体的任何一个地方,哪里酸、哪里紧、哪里冷、哪里热、哪里痛,这都是我们情绪的出口。

 

再来从叙说的事情当中让他去书写,体现悲伤感受,然后一样还是完成未完成事件,如果你还没有好好对他说过话,那就好好说,先坐下来。空椅法,拿把椅子坐下来,好好跟空椅说话,这是咨心理咨询师就可以做的事情。仪式真的很重要,你可以跟他说,你想他的时候,你就看看天吧、你想他的时候就去种一棵植物。像这样子,这都是一个创造仪式的做法。

 

然后强化他的支持系统,你大概要问到他身边跟谁比较好,会跟谁说说话?去把身边的支持系统找好。陪伴、同在跟理解还是最重要的事情。好好理解他,然后带着他往前看看。悲伤是必要的,同样也要看着他往前走一点点。让他按自己的步骤,有一定的时程,让他用他自己的步骤来。还有往上看,往前看,往感谢里看,往意义里看,这句话什么意思?我会带着个案说。

 

看往上,你的过去的家人,如果你爷爷在,他会跟你讲什么?上一代。往前看,人生接下来对你来说的意义又会是什么?往感恩看,你最感谢的是谁?往意义里看,人生里面碰到这件事情,你觉得对你的意义是什么?你要从悲伤同理他往前带,到能够去往感谢里往意义里看。从过去的经验去找到一些好的方法,我想这有好多的方法。比方是运动,好比静坐,进行正面冥想,宗教。在很悲伤的时候,念经也好,祈祷也好,我想宗教其实在这个时候对创伤帮助是非常大的,把你心里头的这些苦,也许旁边人还没有人懂,那我想老师也不懂。所以以下这边提到几个注意事项,对来访者的创伤主要就陪伴他,不要去理论评论什么,不要急着叫他做什么,不要说我懂,然后同理就好了。

 

进一步引导,像刚才提到的部分,然后事先准备。请你注意这一件事情:每逢佳节倍思亲。这个好重要,你有没有注意到这次事件发生在什么时候。过年,农历的11月12月左右,我想所有线上心理师朋友们。每逢佳节倍思亲,过了这次年夜饭,明年的年夜饭,怎么吃,年夜饭做下来,旁边的人被带走了。我们搞不好连氛围都没有了,而且过完年就是家人的忌日。

 

你有没有想过背后的压力有多大?台湾有一次在小年夜的时候地震,台南的一栋大楼倒下来,然后每年到了快要过年的时候,大家就开始在问,你说以后的年还过吗?哪一天不过就算了,可是每年我们都要过年。你要准备好,因为下一波的抑郁自杀会在这个时候。请注意小心不要变成同情好吗?你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听懂他同意他,但是千万不是同情他,这么苦的事情你真的是好可怜,这种话就不要出现。

 

然后有几个迷思。

 

哭了,往生者会走不开。你又不是往生者,你怎么知道他走不开?所以很多人都说不要在往生者面前掉眼泪,眼泪不要滴到他的身上;好了,你去外面哭一哭吧,这都是迷思,这真的是这样吗?我们好好想一想。

 

那还有交给时间吧。时间不会治疗悲伤,而我们在这个背后做了些什么事情才是治疗的因素,不是说拖久了一年两年后就会忘记了,不是,而是在这一两年内,你为你自己做些什么,你会为别人做什么,就为自己做一点。

 

转移注意力就不会一直想,就可以把空虚感补起来。是这样吗?其实相对来讲这也是一种压抑。

 

把悲伤留给自己,把快乐留给别人,这样吗?那谁来帮助你的悲伤,悲伤不能改变事实,对啊,这是真的发生,但是你可以为你自己做一点事,感谢你接下来的人生!可以这样跟你的来访者说这句话。

 

还有悲伤的历程,很多人都是说悲伤有历程,先否认在愤怒,再悲伤,当然会协商最后才去接受,也就五个阶段。如果说你要用这五阶段也没有问题,但是在这边我不太谈悲伤的历程指的是什么。 

 

很多人就会执着地说,我好像没有经过悲伤历程,我就已经接受了,这正常吗?都是正常的,好吗。所以我不太喜欢照一个历程来说这件事情。心理助人者你要注意一些什么事情?首先,请你好好的去处理你自己过去失落的经验,还有如果你是当事人的烛光,请你注意,你要注意这个界限。他在生命当中正处于一个黑暗时期,帮着他检视、觉察你自己在关系当中有一些反映,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话题。

 

你自己对于生命、对于死亡、对于灵性这些事情,你现在的准备到哪里?还有对方的悲伤经验,你看到什么了?还有对于情绪的态度,这件事情你怎么觉察,怎么敏感跟怎么理解?

 

重要的一句话:态度远比技术来的重要,请你好好的陪伴就好了,不要这时候把它拿出来叫作它用什么样的技术,不急,能不能先陪着他,让他好好的去说,让他主导这一切,让来访者来主导这一切。

 

请线上的朋友们你做一件事情。你今天晚上就可以做一件事,请你给一个安静的空间,让自己先听一点舒缓音乐。然后写一封给往生者的情书。是谁?你生命当中那个有故事的人,你的狗都好。先前封情书给他。这是一个练习,今晚上的练习,你写给他:我其实很想念你的......这个是一个未完成事件的练习,也是一个情绪的开口,甚至于是好好去整理我们自己的培训经验,这是今晚上明天的作业,写一封给往生者的情书。

 

最后我想一句话,珍惜把握,不留遗憾,正是生命的一场。我的说明就到这里,那接下我回答各位现场有没有什么疑问,我想送给每一位朋友,珍惜把握,不留遗憾,我只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做到这样子。好,谢谢大家!

 

答疑部分

 

1.丧亲者的辅导,如何来评估自己能不能做?

 

我想你先评估一件事情,你对于悲伤这件事件,如果你他在跟你谈悲伤的时候,也许是什么谁离开了分手了的悲伤,这时候会你就会开始觉得你跟着掉进悲伤,或者你也想起你自己过去悲伤的事件,这时候我建议你不要做。重点是,你得要回头去先把自己的悲伤经验好好的处理,处理完之后,觉察了你自己,才能够好好地更仔细地在个案的身上看到对方的事件,所以刚刚那份作业,都一定要写一封情书给往生者。如果你觉得写完情书之后,对死亡的世界你不会害怕,甚至你可以,当一个人在哭,在谈这个事情的时候,你还能够真的陪在旁边,你不会躲开,那你就可以做。

 

2、如何理解死亡或是活着?

 

我还是会希望各位思考这句话,死亡到底是奖赏还是惩罚。我也想一件事,我记得有一次在地震的时候,这讲起来就很难受。台南地震的时候,我们当时看的时候,过年前一天大家都准备好要吃年夜饭了。那时候有一个朋友说,那些被埋在土里下的人,他们是被神明惩罚了吗?还是他们没有任何的痛苦,一下子就走了。你会选择哪一种?

 

那时候的同学们在聊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我突然间就在想,对,到底什么是惩罚,什么是奖赏?活着。找不到生命的意义,到底是惩罚还是奖赏?然后死亡,死得轰轰烈烈,请问对他自己是惩罚还是奖赏?这边可以在让各位去思考,这个话题比较麻烦,我觉得比较哲学的一句话。

 

3、经常梦到往生者怎么办?

 

太好了,请你就写一封往生者的情书给他,我为什么这么讲?因为有些话题想跟他讲,所以我们在潜意识里面一直还在这件事情上面放着。所以你就写吧。写下来之后念出来,念出来之后,心里头去感受一下心情是什么?感受一下你到底对它的理解在哪里,然后在你们两个人之间去创造出一个新的生命的意义的连结,好吗。

 

4、热线中的哀伤辅导会不会不太好做,如何做到跟求助者情绪上同步?

 

如果是电话上来的话,真的就会比较难,如果想要跟我谈谈的话,可以听听。但这种悲伤事情不是电话讲一次就好,我觉得是太少了,他还只是稍微打开一下窗口而已。请你帮他转介,你要问他现在住在哪里?那附近有没有你要知道或认识的心理师。或者是请他说,我是不是有可能跟你长期的分析,肯定是视频的方式。我看着你,因为我觉得看比较有表情。我想要更长期的做,不会只在热心的时候做一次。或者是说谈过几次之后就好,你还是先让他好好的把情绪找个地方可以好好的哭也不错。

 

5、一直不能面对亲人的离世,如何帮助别人?

 

所以我劝你还是得要先处理自己的失落。去找一个心理咨询师,谈谈你的世界好吗?如果你没有谈好你的,我劝你先别回到这件事情里面,我会比较介意,因为很容易移情跟反省,对他对你都不是好事。对来访者不是好事,来访者悲伤的苦会掉到你的身上,你也会很辛苦。

原则上还是请各位做一件事情,如果你有任何的常常梦到的事情,或者是面对生命的一些经验的时候,还是请各位去做一些处理。

 

我觉得这边有个朋友提的一个东西也蛮好的,哥哥40岁的时候过世已经10年了,我在父母面前都不敢提哥哥,怎么让爸妈走出来,他们现在80岁了。

 

你在家里面摆一个哥哥的东西,看爸爸妈妈怎么谈?如果爸爸妈妈看到了,如果他们看到那东西,然后爸妈可能也很想跟你谈,他们找不到方法。因为他们80岁了,甚至很难去面对这件事情。我想是尊重他们,但是你在家里面摆一个以前哥哥的遗物,看看反应,有反应,你可以就可以开始跟他们谈。如果真的没有反应,我想可能也得尊重他们,他们没有做好准备。

 

女儿的宠物死了,也是时常会念很难过,父母是否可以用这个办法陪伴孩子,我们条件不允许,但是她看到狗又要养。如何拒绝呢?

 

我觉得看到狗的这件事情的时候,如果她的悲伤没有处理好,这时候赶快拿另外一个声音来把这东西遗忘掉,但是没有学会好好处理悲伤,她的人生不会只有失去一条狗这件事情,接下来还有人生还有好多生命体验。如果失恋,难道要找下一个男朋友处理?当然这两个事情不能够这样子比,但是我真的觉得人是要学的。如果她还是小孩子,你就跟她说,女儿,我们来好好面对这个,我们来帮这只小狗做一个庆祝生命仪式,这句话我们改过来了,庆祝生命。于是像这次科比的死亡,他们的湖人队就说我们要办一个庆祝生命的仪式,我好喜欢他们这样子的的说法,生命是值得庆祝的。

 

我们可以跟小朋友说,来,我们来庆祝一下,我们记住这只狗,它短短的时间就遇见我们,你来想象它有多好。当她学会处理悲伤,过一段时间,她就会告诉你还要养狗。那个时候当然如果说你也比较允许我们再来讨论来考虑这件事情。我还是在乎她是否学会怎么处理悲伤,现在学会了,将来要遇到很多事情,她就很多资源可以应用。

 

6、父母过世总有愧疚感,怎么办?

 

当然有写一封情书给他们,好不好。在这封情书里面,你写封信给他们,然后告诉他们说你有多么的愧疚。然后我希望你写完以后对着天,找个空地,给他们念,他们听得见,然后念念完了之后,你会很多的情绪的,你会有些悲伤的,让你的情绪很自然地流动。也许你再感受一下,当你说完那些那些心情的时候,搞不好突然间你爸爸妈妈最后跟你讲,你的话我们都听见了。

 

我刚才说的这个功课很重要,请各位要记得做给往生者的情书,好吗!

 

能否在人活着的时候完全认清理解死亡的秘密?

 

我想科学到现在为止,都很难去理解死亡,所以这个问题是个哲学,但是我倒是很欣赏这位朋友,你会说了解死亡的是你的秘密,喜欢生命吗?很喜欢背后有什么?现在我们对很多什么都不了解,所以人能不能在人活着的时候都去珍惜生命当中的每一天。然后我想也接受生命当中的无常,死亡的命运。

 

我们今天就到这边了。谢谢大家,非常谢谢你们今天的参与,谢谢再见。

 

文字/晨迎

编辑/如意

 

1879计划九期班名额预约:点击此处报名

 

1879计划,全称是“中国心理咨询师继续教育标准建设项目”。全套引进台湾心理师硕士研究生课程,是心理咨询专业的系统课程,由两岸三地学术底蕴深厚、临床经验扎实、教学经验丰富的专家授课,手把手带领学员提高咨询能力。

 

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学标准与服务研究委员会

成功之道(北京)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